|  首頁  |  資訊  |  評測  |  人物  |  活動  |  學院  |  新報  |  專欄  |  專題  |  專區  |  
您現在的位置:硅谷網> 資訊> 互聯網>

微信總有一天會被打敗,可為什么不是張朝陽?

2019-06-20 10:29 作者:徐車長 來源:互聯網翻車指南 HV: 編輯:何曉靜 【搜索試試

2018年的下半年,投資界迎來了社交產品大潮。

從北京朝陽區的太陽宮,到海淀區的海龍大廈,所有的星巴克每天都滿滿當當塞著兩撥人,完全不見媒體口中互聯網寒冬的樣子。

這兩撥人,一撥是剛從BAT離職的創業者,他們各個意氣風發手握拿鐵,滔滔不絕地對人噴射著“我能改變世界”的美好愿景。

另一波是他們的聽眾,一群飽受事業重創的投資人。

這些投資人們剛剛經歷完國家對投資行業的加稅,人民幣基金大面積破產,心中的草泥馬不停呼嘯而過,明天飯碗是否保得住還是一百個問號。

如今還要保持專業素養,聽不同的創業者對著BP把抄Snapchat還是抄Twitter再說上幾十遍,滿足早就被抖音快手滿足的需求,要是朱嘯虎的話早掀桌子了。

亞當·斯密老先生說過,沒有需求也得創造需求,這是投資界的熱力學第三定律,也是產品經理們的基本能力。

17年創投圈吹完人工智能和新零售的妖風,市場就變成了荒漠,好項目一票難求,投資人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揶揄一下險峰長青的吳炳見愛投微信小程序,看BAI的當紅炸子雞汪天凡在即刻上吹吹vlog。

好在18年張小龍的微信事業群跑了兩位P3、P4,出來自立門戶號稱挑戰微信,給VC們吹響了進攻社交產品的號角,這才緩解了沒項目可投的尷尬境地,也一不小心帶動了社交創業的大潮。

你看,你們這些搞風投的,天天喊著要打倒微信,真打倒了你們還指望著誰給你們送人送槍,豌豆莢么?

01

互聯網行業的馬太效應是個老話題了。但年后微信10.98億用戶月活的數據一公布,“讓人們又回想起了一度被騰訊支配的恐懼”。

就連平時鼻孔朝天的頭條產品經理們,也集體在朋友圈轉發數據外加抒發感情。把“產品之神”“微信之爹”的帽子牢牢地扣在張小龍頭上,全然不顧本司涼了的多閃。

人類是善于遺忘的,此刻被刷屏的王興肯定是不開心的,因為一直好像有人在問他“興醬,尚能飯否”?

王興默默放下了手機,心中不免有點咽不下這口氣:想當年是誰把Facebook引進中國的?又是誰把Twitter網站copy to China的?

讓王興出名的校內網是他的第三個項目,也是第二個社交產品,在此之前他分別創建了“多多友”和“游子圖”。

社交產品多多友毫無亮點,死在了“所有人都可以來,但所有人都不來”,試圖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有了這次教訓,王興學乖了,搞了個滿足少部分人需求的游子圖,讓海外的游子將數碼相機中的圖片發送到國內,通過網絡,平臺幫他們沖印出來郵寄給國內的父母。

但這個電商項目也失敗了,原因在于需求太細分,人群太垂直,用戶太少。

一線大廠的創新產品負責人們有云:當你無法自己做一款滿足用戶需求的產品時,模仿別人是最好的選擇。

吃過兩次苦頭后,好學生王興選擇了同樣的路徑,他復制粘貼了剛創立一年的Facebook,創建了“校內網”,主打高校大學生群體。

10天后,紅杉中國就找到了王興談投資。

第一次,王興和伙伴們把商業計劃書落在了出租車上,只好在等待的間隙現場手寫了一份兩頁紙的簡介;第二次,他操作爛熟的Linux系統總連不上投影儀。

最后,紅杉選擇了校內網的競爭對手占座網,投了500萬美金。

沈南鵬對這事兒頗為后悔,以致于后來王興做美團的時候,紅杉二話沒說就直接打了1200萬美元。

Neil看錯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錯過王興校內網7年后,還沒創建源碼資本的曹毅當時代表紅杉去跟張一鳴聊頭條B輪融資,聊通了邏輯,結果過會時Neil又投了反對票,好在C輪融資時紅杉意識到了錯誤,趕緊跟進了一波。

“創業者是會不斷進步的”,沈南鵬面對吳曉波的采訪,說這話的時候可真的一點都沒進步。

2006年,因為校內網沒有拿到融資,用戶量暴增后帶寬費用和服務器費用無法支付,王興飲恨將校內網賣給了千橡互動的CEO陳一舟。

后來陳一舟從軟銀拿了4.3億美金,并把校內改成了人人網,11年在美國紐交所上了市。

這事兒陳一舟也給王興上了一課,泥娃娃在一些人的手里始終是泥娃娃,但是轉手給別人可能就是金財神了,后來王興的美團收購摩拜,就是動了這個念頭。

興醬是中國的SNS鼻祖之一,2007年5月12日,他推出“飯否”時,Twitter在美國面世的時間也只有半年。

6個月后,王興還上線了校內網的翻版“海內網”,希望重新書寫過去的故事,將社交網絡從學生向白領群體擴展,作為飯否的備選方案。

幾個月后,程炳皓創建的開心網宣告面世,門戶網站出身的他依靠著諸多的社會資源,憑借社交、游戲、廣告的清晰商業模式迅速超過海內網,火速摁死了王興的Plan B。

2009年7月,憑借著一百萬多萬日活的飯否,王興開始了融資,但在SPA跟VC擬定好后沒幾天,飯否突然因為用戶涉及政治言論被關停,這筆投資也泡了湯。

飯否被關停之前,已是微博類應用的領軍者,而僅僅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時間,以新浪為主的幾大門戶網站的微博吸光了飯否網當年的用戶。等到飯否解封的時候,曹國偉所率領的新浪微博已經獨占鰲頭。

如今飯否早已恢復,王興還沒有放棄使用,每天還要在上面講講創投圈的段子,評價一下最近看的書和見的人,偶爾說兩句英文,吟幾句小詩,就差去國機二院講幾句鴨嘴筆和自己微不足道的三件小事了。

雖然興醬一直有個社交夢,但夢醒的時候他還是轉身做了美團。

在一次面對南方周末的采訪時,記者提到飯否的往事,王興斬釘截鐵地說:“我已經不想去挑戰不該挑戰的東西了,我和飯否都不再是一個激進的人和公司了”。

我想這是因為他那時剛剛又抄了Groupon吧。

02

企業家公開場合講的話都是不能算數的,采訪也是不可信的,只有私下的行動才能說明屁股的位置。

美團打車上線前一天,王興還跟程維在一起吃飯,但人只字未提美團要做打車的事情,直到程維電話打過去,王興才吐出四個字“我就試試”。

雞湯教父馬云總是喜歡在各種大會上講話,動不動就整兩句“這個世界不是因為你能做什么,而是你該做什么”,“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就看你給不給自己機會”,獲得一片掌聲。

按講話水平來說,鄉村教師馬云屬于非常有眼光和邊界意識的企業家,一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主攻B2B的架勢。

但公開講話就是公開講話,人家扭頭就帶人做了“來往”,做社交,照打微信不誤。

2013年10月,正是阿里的一個增長瓶頸,各個業務增長速度均有放緩,而騰訊通過張小龍的微信進入了高速發展時期,O2O概念當時大行其道,只有PC流量的馬云相當上火。

馬云和陸兆禧曾在集團不同場合多次講話,問阿里可不可以找個小團隊做個純粹的社交產品出來,其他員工也認為阿里做一款社交產品的時機也已成熟。

后來幾個員工就組個小團隊,開發一個基于Web 端的SNS產品,來往就這樣誕生了,但只是PC端的項目。

直到在一次內部組織大會上,陸兆禧提出了“無線優先”的戰略,此時丁磊的易信也剛剛發布,馬云也認為來往應該轉型移動端。

于是就有了轟動一時的來往APP,媒體一致認為阿里和騰訊的交戰將進入高潮。

很少給項目站臺的馬云,還出來講了狠話:“今天,天氣變了,企鵝走出了南極洲了,他們在試圖適應酷熱天氣,讓世界變成他們適應的氣候,與其等待被害,不如殺去南極洲。去人家家里打架,該砸的就砸,該摔的狠狠的摔。讓企鵝知道,來往不是易信!”

放話之后馬云還覺得不過癮,又對外放出風聲表明做大來往的決心,他強制要求每位員工每年給來往APP拉新100個用戶,否則沒有年終獎。

為了主攻移動端,陸兆禧還專門找HR將QQ的早期員工鄒孟睿挖了過來,讓他完全負責這個項目。

鄒孟睿也著了馬云的雞湯道,傻乎乎地對媒體表態“來往的短期目標是做到1000萬用戶,一年后要做到1億”。

鄒孟睿在當年出身還算不錯,校招到了中興,負責會議電視終端。十年后去了騰訊,負責的是超級QQ的增值業務而非網絡流傳的QQ IM本身,職級P3.3,屬于騰訊產品里的高管。5年之后他又去了YY,受到HR的忽悠后,到了阿里負責來往,職級是P9。

不過招聘鄒孟睿這件事,在后續居然牽出了一宗阿里的貪腐案。

當時負責招聘的HR吳朝韡利用職務便利,出資讓他的妹妹設立了獵頭公司佰騰,并在引進鄒孟睿過程中,以支付佰騰獵頭公司費用的名義從阿里巴巴騙取獵頭服務費12.6萬元,后來這人因職務侵占罪被判了5年。

來往消耗了阿里非常多的資源,依舊以失敗告終,改名為“點點蟲”試圖模仿約炮神器陌陌,這只能說馬云時運不濟,碰上了微信這座大山。

后續接替陸兆禧的功臣張勇又提出了“All in 無線”的戰略,扛過了手機淘寶的大旗,不然面對劉強東的咄咄逼人,今天掉隊的可能不止百度一家了。

馬云第二次燃起社交夢是在阿里巴巴的江山穩固后。此時彭蕾是支付寶項目的負責人,為了推芝麻信用和社交,做了750分芝麻信用才能發帖的“圈子”,其中“校園日記圈”和“白領日記圈”中,部分用戶上傳了大尺度照片,網友們一致認為照片或涉嫌低俗,還引來了王思聰在微博上的調侃。

最后以彭蕾代表支付寶道歉圈子下線告終,即使出了點小麻煩,她依舊是馬云心中的得力干將。

彭蕾真正被排除在核心圈層外的標志事件是調赴阿里控股的東南亞電商平臺Lazada,而這事兒的導火索是彭蕾的老公孫彤宇投資了黃錚的拼多多,這種關鍵時刻站錯隊伍的問題,阿里的政委們是不會原諒的。

阿里的兩次社交嘗試統統以失敗告終,取而代之的是11億的微信用戶、與支付寶共分天下的微信支付,令人唏噓不已。

馬云會不會深夜在淺色床單上痛哭我不知道,但產品之神張小龍在帶著白色遮陽帽打高爾夫的時候,可是會在揮桿擊球的瞬間,說出那句創投圈的經典臺詞——“都是同行襯托的好”。

03

社交賽道上有句名言:熟人社交看微信,陌生人社交看陌陌。

自打中國接入互聯網以來,除去微博這種社區類產品,真正意義上成功的社交產品只有三款:微信、QQ和陌陌。

外人很難想象唐巖是怎么在微信的眼皮底下虎口奪食,還圈了三分之一的地出來。

唐巖跟張小龍一樣,都是湖南人。

他先在成都理工大學讀建筑,畢業后回到老家做了3年工程監理。工地的日子很沒意思,唐巖每天上班都備受煎熬,只能靠打帝國時代和在婁底BBS上寫小說度日,恰好當時在網易做編輯的黃章晉在BBS上看到了他寫的小說,隨后把他撈到了網易。

網易那批人確實厲害,黃章晉后來出去做了大公會,方三文出去做了雪球,李學凌跑廣州做了YY,張銳出去做了春雨醫生。

你看,總有人說豌豆莢是中國產品經理的黃埔軍校,丁磊肯定第一個不服。

唐巖因為對寫字很有天賦,常被同事說“懂人性”,他改過的新聞標題,文章閱讀量都很高,相當于門戶網站時代的咪蒙和UC小編。

因為擅長做內容,深受丁磊賞識,他很快一路升到了總編輯,手中主管新聞、財經、娛樂和體育四大板塊內容,但眼看自己的同事們一個接一個出去創業,他也心里癢癢,就搞了個陌陌出來。

陌陌的天使輪是紫輝創投的鄭剛投的,此人和朱嘯虎投資ofo一樣,依靠這筆投資,一舉奠定了江湖地位。

鄭剛投資陌陌的過程非常神奇,2011年8月,陌陌iOS版本上線的當天下午,鄭剛找到唐巖,當晚飛北京,第二天見面就敲定投資。據說,打動鄭剛的是陌陌的設計界面和用戶體驗。

這也不難理解為什么后來鄭剛會被唐巖忽悠,投了羅永浩的錘子,喜歡UI那你應該投王俊煜的輕芒啊。

經緯的張穎第一次見唐巖,聊得很暢快,當時陌陌在做A輪融資,金額不大,有王華東之前做鋪墊,只聊了十分鐘,張穎就同意了,并表示只要讓經緯進來,唐巖說怎么樣就怎么樣。

講義氣的唐巖確實有個要求,就是不能把天使投資人鄭剛踢掉。

陌陌B輪融資,經緯同樣積極,就在雙方以4300萬美金的估值談得差不多時,阿里出現了。

張鴻平對投進陌陌的難度早有心理準備。據他本人自述,在跟唐巖接觸之后,這位湖南創業者身上的野氣、不拘一格,對人性的洞察,對產品簡性的理解,不服輸的堅韌,讓他投資的興趣更大。

阿里追求的攻勢猛烈,張鴻平一周見了唐巖5次,既是重視又是“緊逼”,其中一次是他跟阿里十八羅漢之一謝世煌共同登門,為表誠意還特意安排唐巖跟馬云見了一次。

最后阿里給出的條件也很誘人,9000萬美金的估值,是經緯之前出價的兩倍,張穎開始擔心自己的4300萬美金怎么辦。

誰知道唐巖直接表了態:“我說了這句話,就一定做到”。

同一天,陌陌確定了經緯和阿里的兩輪投資,估值分別是4300萬美金和9000萬美金。

2013年C輪融資,一位投資人始終猶豫不決,在經緯出價4億美金估值之后,慌亂中抬高估值到6億美金,唐巖卻大手一擺,拒絕了。

這兩次融資出現的插曲,最終解決方案都讓所有人皆大歡喜,這為唐巖也贏得了信任。

但VC信任是投資圈的事,放走了一批高管們出去功成名就,丁磊心里終歸是不舒服的。

陌陌上市前一天,唐巖的老東家網易突然發聲,直指其犯下的“三宗罪”:第一,任職期間存在不法行為,喪失職業操守;第二,利用職務之便為其妻子所在公司輸送利益;第三,曾因個人作風問題于2007年被中國警方拘留10日。

行了行了,丁磊你也沒少出去一塊兒亂,相煎何太急?

04

2018是社交大年。

先有原頭條系員工Albert的K歌社交音遇爆刷iOS榜單,拿了今日資本的2000萬美金,掀起第一波大浪。

后有張一鳴亡微信之心不死,扶植94年的徐璐冉代表多閃向Snapchat前輩致敬。

羅永浩的子彈短信變成了趣頭條版的聊天寶,剛出獄的王欣也打出了快播之絕唱——馬桶MT。

虎牙按捺不住做了小回音,想摘下語音版探探的桂冠,荔枝FM孵化的吱呀也緊跟其后,靠著派對功能的盈利能力和無數蘿莉萌妹,一路砸錢投放到榜單前十。

挖了微信員工的飛聊DAU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Soul員工還在后臺不停地加機器人和去知乎投放廣告,瓦恁還在即刻挨個對用戶點贊,看林航搞一些不成氣候的運營活動。

網易云音樂王詩沐離開后丁磊就大搞社交,真格投的Soda還在偷摸搬豆瓣小組的用戶,陳萌滄的刷刷看開始試走下一條內容方向道路,Spot在LBS的道路上迷失得越來越遠。

王興的社交夢死了,馬云的社交夢沒了,羅永浩的社交夢夭折了,就連喊出“三年回到互聯網中心”口號的張朝陽,都忍不住要去社交軟件的泳池里和各路豪強搏擊一波。

打開張朝陽的狐友,面對產品能力毫無進步的Charles照片,以及他身邊的大胸美女,產品經理們只能深深嘆上一口氣了。

社交的山峰上,也許一面是懸崖峭壁,但另一面肯定是無障礙電梯——張小龍的微信成了,宿華的快手賺了,唐巖的陌陌上市了,難不成做社交產品有什么秘訣?

總之,張朝陽現在應該是還沒有悟道。

作為互聯網門戶網站的鼻祖,老好人張朝陽在日漸艱難的商業環境中,依然放跑了龔宇、古永鏘、王小川,三者依次成為了愛奇藝的CEO、優酷的CEO、搜狗的CEO。而馬云連個走個盧梵溪都要給抓進去判個幾年。

也許業績下降正是應了那句話——君以此始,君以此終。

堅守門戶網站、自制視頻、游戲三座大山,放跑幾位神仙高管,張朝陽只能讓日落西山的搜狐被競爭對手們一步步拖垮,社交也許是搜狐的最后一口氣了。

雖然狐友沒有任何可能性,但我們還是希望奇跡發生。

希望多年以后,提起張朝陽,媒體們除了會說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名校畢業,愛跳狐步舞,喜歡用英文直播新聞,還會提及他2019年之后的貢獻,社交產品狐友絕境翻盤大獲成功,市值突破1000億美金。

多年后,小晚采訪他時問道:當年你的狐友在外界看來并不太行,怎么突然就有了這么多用戶呢?

擺脫抑郁多年,精神矍鑠的張朝陽,微笑著舉起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

“你是指你做事變得一心一意了?”小晚問。

張朝陽笑著搖了搖頭。

“你找到了一個好的產品負責人?”

張朝陽笑著搖了搖頭。

“那是因為你賣了一個公司?”

“張小龍、唐巖、宿華都是湖南人。我花了一個月,把全家戶口從陜西遷到了湖南”。

【對“微信總有一天會被打敗,可為什么不是張朝陽?”發布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
① 本網站部分投稿來源于“網友”,涉及投資、理財、消費等內容,請親們反復甄別,切勿輕信。本網站部分由贊助商提供的內容屬于【廣告】性質,僅供閱讀,不構成具體實施建議,請謹慎對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② 內容來源注明“硅谷網”及其相關稱謂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需經本網站許可方可復制或轉載,并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硅谷網】或對應來源,違者本網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注明來源為各大報紙、雜志、網站及其他媒體的文章,文章原作者享有著作權,本網站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站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④ 本網站不對非自身發布內容的真實性、合法性、準確性作擔保。若硅谷網因為自身和轉載內容,涉及到侵權、違法等問題,請有關單位或個人速與本網站取得聯系(聯系電話:01057255600),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相關
·嚴打朋友圈打卡營銷,微信裂變增長時代終結?
·非碼亮相微信全球合作伙伴大會,智能門店無邊際
·男子加255人微信群被騙7萬:除了自己全是“演員
·指尖輕松傳播文化 微信小游戲成文化互動新方式
·微信更新引關注,朋友圈瀏覽記錄或被公開成焦點
·抖音上春晚,它會是微信最有力的挑戰者嗎?
·鯨打卡參展微信公開課PRO 引領教育小程序發展
·微信支付中小商戶“智慧經營”資源體系升級
廣告
頭條
·微信總有一天會被打敗,可為什么不是張朝陽?
·兒童網紅圖鑒:爆紅背后,可能是寫不完的作業
·B站番劇自查的第19天 一場頗具痛感的斷舍離
·拼多多、趣頭條:究竟“封神記”還是“空城計
·“違規”校園貸再現:借1萬5千元金額多還4千
圖文
硅谷服下“蒙汗藥”:掩藏在繁榮背后的迷茫
硅谷服下“蒙汗藥”:掩藏在繁榮背后的迷茫
拼多多、探探、去哪兒網等列行業考察對象倒數第一
拼多多、探探、去哪兒網等列行業考察對象倒
二維碼盜刷亂象調查:商戶資質審核成擺設?
二維碼盜刷亂象調查:商戶資質審核成擺設?
百度又“宕機”?百度回應:技術正緊急排查修復
百度又“宕機”?百度回應:技術正緊急排查
最新
·微信總有一天會被打敗,可為什么不是張朝陽?
·硅谷服下“蒙汗藥”:掩藏在繁榮背后的迷茫
·谷歌總部抗議現場 部分股東要求谷歌主動拆分
·FTC對YouTube調查 或違反兒童數據收集規定
·拼多多、探探、去哪兒網等列行業考察對象倒數第一
熱點
·網絡危機公關怎么做?網絡危機公關要謹記這幾
·“走路賺錢”的趣步 是披著區塊鏈外衣的傳銷
·中拓互聯:中拓互聯一線牽 守護網絡安全這段
·鏈家董事長左暉成老賴 被列入限制消費名單
·訂酒店未入住無法取消訂單,是否屬于“霸王條
舊聞
·子彈短信色情泛濫?羅永浩:灰產是全平臺的難
·小豬短租陳馳:共享住宿行業要突破純平臺模式
·Rembrandt起訴蘋果侵犯其兩項與藍牙技術有關
·后直播時代網紅求生之道:打賞不夠,直播帶貨
·首起“流量劫持”入刑 最高法加碼打擊網絡犯
廣告
硅谷影像
硅谷服下“蒙汗藥”:掩藏在繁榮背后的迷茫
硅谷服下“蒙汗藥”:掩藏在繁榮背后的迷茫
拼多多、探探、去哪兒網等列行業考察對象倒數第一
拼多多、探探、去哪兒網等列行業考察對象倒數第一
AI語音真假面:你的“聲音DNA”可能會被復制
AI語音真假面:你的“聲音DNA”可能會被復制
二維碼盜刷亂象調查:商戶資質審核成擺設?
二維碼盜刷亂象調查:商戶資質審核成擺設?
被格力和董明珠舉報過的企業:美的銀隆奧克斯
被格力和董明珠舉報過的企業:美的銀隆奧克斯
應對大規模數據集群治理,聯通大數據這么做
應對大規模數據集群治理,聯通大數據這么做
關于我們·About | 聯系我們·contact | 加入我們·Join | 贊助我們·Sponsor | Site Map | Tags | RSS Map
電腦版·PC版 移動版·MD版 網站熱線:(+86)010-57255600
Copyright © 2007-2019 硅谷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03855號-2>
大中华高手心水论坛